大团结孙倩全文阅读三级片在线观看,三级片在线播放

畅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个钢镚儿 > 69|第69章

大团结孙倩全文阅读一个钢镚儿 69|第69章

v章购买比例不够可能会看到重复章节, 6小时后会替换, 么哒~  那天晏航拿着手机走过来还把手机架树底下的时候, 初一就估计他是在直播,不过到今天他才知道晏航直播这么无聊。

而且随意到想开就开, 想停连招呼都不打就停了。

还不露脸, 有可能露脸的时候就戴口罩。

难怪没人看。

如果晏航肯露脸,一定会吸引很多像同桌那样的小姑娘,大把砸礼物……不过初一挺喜欢这种无聊的直播。

会让他有一种感受“不一样的生活”的体会,也许同样普通,也许无聊透顶, 但跟自己不一样。

挺有意思。

虽然他一共也没看过几次直播。

他的暮年手机接受不了直播这种新事物, 每次进去就会卡得像是在用2g流量,然后就定格了,不抠电池都缓不过来。

今天晏航的直播他本来想多看一会儿现场, 但是时间不是特别够了, 他是出来买油的。

老妈不在超市买油, 要去菜市场里买那种一大桶分装的,因为便宜。

菜市场离得远,他时间就多一些,不过他去找了笔,又跟晏航待了老半天, 现在要是再不跑着去菜市场,就会超时比较久。

老妈虽然不会打他,但他也不太愿意面对老妈阴沉着脸的数落。

“买油?”晏航看着他, “随便一个超市不就有吗?”

“贵。”初一说。

“是要去市场买?”晏航问。

初一点点头。

“那你去吧。”晏航看了看时间。

初一站了起来,看着他,感觉自己想再说两句什么,但是瞪了一会儿又没找着词儿。

“嗯?”晏航被他看得大概是有些莫名其妙,“你别跟我说还有一支笔在河里。”

“没。”初一笑了起来,转身顺着路跑了。

钢笔是以前小姨送他的,他没敢用,老妈一直从水站顺签字笔,蓝的红的黑的都有,他得用那个。

这支钢笔他就一直藏着了,要不是想要感谢晏航,他都已经不记得这支笔了,也许那个手机以后他也会忘掉吧。

没办法拥有的东西忘掉就最好了,要不想起来就会难受,这是他的经验。

初一往菜市场方向一路狂奔,平时会觉得这么跑过去很累,这会儿跑着却觉得也没有多远。

大概是因为笔送出去了。

他没什么机会送人礼物,同学生日什么的也不会叫他,给父母送礼物……倒是送过。

小学的时候他攒了很久的零用钱,还捡了点儿纸皮饮料瓶什么的卖掉,凑上钱给老妈买了条围巾,想让老妈高兴一些。

就像每次小姨送他礼物,他都会高兴得不行。

老妈却没领这个情。

最后是姥姥拎着围巾和他,跑到店里去大闹一场,把围巾给退了,退回来的钱姥姥买了烟,回到家的时候老妈因为没拿到退款,跟姥姥又吵了一架。

那以后他就没再想过送过谁礼物的事了。

这次给晏航送礼物,他也是下了老半天决心的。

李子豪扔掉笔,他在泥里垃圾里找笔,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没什么所谓,他一直担心的就是,晏航不要。

可晏航收下了,还是在亲眼看到笔是从臭泥里拿出来甚至都没洗一洗,就拿纸擦了擦之后。

初一笑了笑。

晏航人挺好的。

从菜市场买到老妈指定的油,初一又拎着往回跑。

跑过晏航家那栋楼的时候他还往那边看了一眼,晏航家客厅的窗户对着街,中间就隔着一个花圃和三棵树,不过窗帘是拉上的。

也许晏航还没回来。

初一放慢了脚步,油挺重的,跑了这一路有点儿累了。

老妈没有打电话来催他,说明时间还在容忍范围之内……不过转过路口,能看到自己家那栋楼时,他知道了老妈为什么没给他打电话。

应该是顾不上了。

离着老远就能听到姥姥的声音。

中气很足地骂着,听不清内容,但是初一差不多能想像得出来。

整个人顿时就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步子也越来越慢。

他挨着墙根儿慢慢走着,心里一直祈祷着,快点骂完,快点结束,在走到楼下之前结束。

但就像对着树洞说的小愿望从来没有实现一样,他在心里的祈祷也从来没有成功过。

而且今天的现实离他的期待更是十万八千里。

姥姥不在楼下,而是在路边。

上衣已经脱掉了,光着膀子叉着腰,从围观的人群里能看到她白晃晃的一片。

初一停下,靠到了墙边。

却没能躲开别人的目光。

“初一!”有人笑着喊了他的名字,“你还不过去把你姥弄回家去!”

“再晚她裤子也要脱了!”又有人笑着说。

初一低着头没出声。

他不知道姥姥今天又是为了什么事,又是跟谁要吵成这样,只知道这样的场景在这些邻居们眼里,是过不了几个月就会上演一次的笑话。

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姥姥,是一个随时随地就能扒了衣服跟人吵架的泼妇。

这个随时随地,甚至包括了他们学校。

晏航开门进屋的时候老爸问了一句:“什么味儿?”

“……还能闻到?”晏航抬起脚,看了看鞋底。

“能,”老爸说,“你是跟人在粪池打架了吗?”

“一会儿吃饭了,别败胃口。”晏航把鞋脱下来,放到了门口的垃圾桶旁边,他看到有个老头儿每天两次会过来翻垃圾。

“有班上的人就是潇洒啊。”老爸说。

“我失业了。”晏航进厨房洗了洗手,出来的时候摸到兜里的钢笔,犹豫了一下放到鼻子下边儿闻了闻,又转身进去把笔给洗了两遍。

“干一天拿不到钱吧?”老爸没问他失业的原因。

“拿得到你要吗,不够吃碗面的。”晏航坐下,低头看着手里的钢笔。

这是只银色的派克笔,虽然看上去挺款式挺古老的,不过很精致。

作为一支笔,晏航没什么兴趣,他用笔的时候不多,毕竟只上过小学,平时他喜欢用铅笔。

但是作为一个礼物,感觉就不一样了。

“什么玩意儿?”老爸问。

“你看不出来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么?”晏航把笔冲他那边晃了晃。

“看出来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老爸点了根烟。

“别人送的。”晏航说。

“送的?”老爸有些意外,“是你说的那个小孩儿吗?”

“嗯,”晏航点点头,“中午想吃什么?”

“披萨。”老爸说。

晏航看了他一眼。

“我看厨房里那个烤箱能用,就买了材料了,”老爸指了指冰箱,“本来想让你晚上给做的,既然你失业了,就中午吃吧。”

晏航起身打开冰箱,饼皮,奶酪,酱都齐了。

“行吧,”晏航说,“我去买点儿青椒培根什么的。”

“再带瓶红酒。”老爸补充。

“庆祝我失业是吧。”晏航说。

“庆祝你交了个朋友,还收到礼物了。”老爸愉快地说。

晏航没说话,开门出去了。

礼物是收到了。

朋友?

初一吗?

晏航对朋友这个概念很模糊,什么样的关系,多深的程度,能算是朋友,他不太清楚。

但是初一,应该算不上朋友。

话都没说过几句,朋友起码得能聊吧,让他跟初一聊天儿估计得憋屈死。

出门左转顺着路有个生活超市,晏航这几天都上那儿买菜,还算齐全,东西也不贵,这片儿的居民都在这里买菜,看上去大家收入也都差不多,他不是特别能理解初一他妈非得让他去菜市场买油的行为。

初一倒是非常听话,跑着去菜市场拎一大桶油……

还真是很大一桶啊。

晏航站在超市门口,看着往他这边走过来的初一,和初一手里的那桶油,都快赶上饮水机桶的大小了。

但初一现在的方向明显跟他回家是相反的。

晏航没动,看着初一低着头慢慢地走过来,似乎有些郁闷,平时被人欺负时都不会有表情,这会儿却皱着眉。

初一一直没看到他,只是低头往前走,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晏航忍不住伸手往他脑袋上弹了一下:“哎。”

初一转过了头。

“你不是回家么?”晏航说。

“先散,散会儿,步。”初一说。

“拎着油散步?”晏航问。

“嗯,”初一点头,“强身健,体。”

晏航有时候不太明白,初一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在这种明显情绪低落的情况下还跟人耍贫嘴的。

“是不是有人在前面堵你。”晏航问。

“没,”初一摇头,“周末他们休,休息。”

“那你散步吧。”晏航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转身进了超市。

超市人不少,晏航在人堆里抓了点儿青椒,又拿了包紫菜。

往冰柜那边过去想找找培根的时候,他猛地发现初一拎着那桶八百斤的油跟在他身后。

“我操,”晏航吓了一跳,“你干嘛?”

“散步。”初一说。

“你拎这东西进来不存一下吗?”晏航看着他手里的油,“这儿也有油,一会儿不让你出去了。”

“我这个是三,三无,”初一转了转桶,上面什么标签都没有,“没事儿。”

晏航叹了口气,顺手从旁边拿了个带轮的购物篮:“搁里头吧,拎着我看着都累了。”

初一把油桶放进了篮子里,拖着篮子继续不远不近地跟着他。

拿了红酒之后,晏航继续找培根,没有培根的话他打算用别的东西代替,什么香肠红肠熏肉之类的都行。

初一肯定是碰上什么事儿了,但晏航没有追问的习惯,问两句不说,也就不问了,如果是老爸,他连一句都不会问。

买好东西出来,他看了一眼初一,初一拎着油似乎也没有回家的意思,只是也没再跟着他,自己就往前走了。

“初一。”晏航叫了他一声。

初一回过头。

“吃饭了没?”晏航问了一句废话。

“一会儿喝,喝油。”初一说。

“去我家喝吧,”晏航说,“给你找个杯子。”

“方,便吗?”初一问。

晏航发现初一某些方面很耿直,像眼下这种时候,他甚至没有推辞一下。

挺好。

老爸对于他出去买个菜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个拎着油的人有些意外。

“初一,”晏航给介绍了一下,“就是送我钢笔的那个小孩儿,我叫他过来吃饭。”

“欢迎欢迎,我是晏几道他爸晏殊,”老爸热情地向初一伸出了手,“这么客气还带了……油?”

初一愣了愣,伸手跟他握了一下:“叔叔,好。”

“油是他买了要拿回家的,”晏航说,“初一过来打下手。”

其实没什么下手可打,他只是怕初一不适应晏殊叔叔的胡言乱语。

“好。”初一马上放下了油桶,换了拖鞋之后又顺手把地上横七竖八的几双鞋摆整齐了。

晏航看了老爸一眼,老爸也正在看他,显然初一这个顺手的动作让老爸很吃惊。

“直个播吧。”晏航拿了手机架到了案台上,戴上了口罩。

“有,人看吗?”初一问。

“这茬儿过不去了是吧?”晏航看他。

“过去了。”初一马上说。

晏航没理他,把手机调了一下,对着案台上的材料。

初一看着晏航的手。

直播间里有人进来之后,屏幕上就一直在刷手手手手手。

晏航的手的确很漂亮,特别是动起来的时候。

洗青椒,拆开红肠的包装,拿起刀……

初一看得有些出神,不仅仅是晏航的手,还有晏航的刀工。

熟练地把青椒切丝,再把红肠切丁,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多余的停顿和犹豫。

屏幕上刷得挺热闹,初一抽空扫了一眼。

-小天哥哥不要那么酷,好歹说说步骤和要领嘛

-沉默做菜系列

-突然退出直播系列

-我看到还有人?

-我也看到了

-有人

初一赶紧退开。

晏航看了他一眼,伸手拿过手机,把摄像头转过去对着他:“就是这个人。”

-小帅哥

-居然一起做饭!!!!

-我突然有了不正经的猜想。。。

没等初一把一脸错愕调整好,晏航把手机又放了回去,继续处理材料:“烤盘拿过来给我。”

初一迅速把旁边的烤盘递了过去。

“这种半成品披萨也没什么可做的,”晏航说,“想吃什么就切碎了往上一铺,奶酪刨丝儿,然后烤好就行了。”

晏航说完把烤盘往烤箱里一放,调好时间:“好了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初一都还没回过神,他已经退出了直播。

“完,完了啊?”初一问。

“没完,还有一个,”晏航转身继续忙活,“都一样的内容就不播了。”

“反正也没人看,”老爸走过来靠在厨房门边,“刑天,史上最没有人气的美食主播,粉丝连礼物都懒得刷。”

“谁说的,”晏航一边切青椒丝儿一边说,“刚有人刷了飞机。”

“为什么?”老爸说,“手滑了?”

晏航看了初一一眼:“大概是……初一露了脸。”

老爸一下乐了,笑了好半天:“这是给初一的啊。”

“出去等着吃吧。”晏航叹了口气。

老爸笑着回了客厅,继续看他的本地新闻了。

“你要,要吗?”初一在旁边轻声问,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要什么?”晏航愣了愣。

“脸。”初一说。

“信不信我把你一块儿切丁儿了啊?”晏航非常震惊。

“我,”初一指了指自己,“的脸。”

“你等等,”晏航放下了刀,手撑着案台,“我先理解一下。”

“如果你,想,想要礼物,”初一解释,“可以……”

“知道了,”晏航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他好半天没说话,把弄好的第二个披萨也放进烤箱之后才说了一句,“你不是在报恩吧?”

初一看着他没出声。

“你……”晏航想再说下去的时候被初一打断了。

“不是。”初一说。

“那是什么?”晏航问。

“看你没礼,礼物,”初一小声说,“可怜。”

“……滚!”晏航说,想想又乐了,“操。”

初一靠在墙边跟晏航一块儿看着烤箱。

也不能说是在报恩吧,或者只是单纯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情绪。

对于晏航来说,有些事儿根本就不是刻意去做的,只是随性而已,但对于他来说,感受却不太一样。

只是他不敢承认这样的感受,他怕晏航会莫名其妙,或者认为自己想要寻求保护。

他不需要任何人保护,只想能有人能跟他正常地做最普通的交流。

晏航能给他这样的交流,虽然他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他还是很珍惜。

两个披萨都烤好了,晏航又做了个汤,初一很利索地去客厅把桌子收拾了一下,把披萨和汤都端了出去,又飞快地把餐具也拿出去了。

晏航有些诧异于初一的观察能力,东西放在哪里,初一并没有问,似乎也没有刻意去观察,但在晏航开口之前,他已经都做好了。

晏航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跟老爸这些年到处跑,虽然没朋友,但见过的人着实不少,对很多事他都很敏感。

初一这状态跟一般的有眼力见儿不同,给他的感觉就是小心翼翼地力求不出任何错误,认真而自然地让每一个人都满意。

“初一喝点儿吗?”晏叔叔开了红酒。

“不,不会。”初一说。

“尝点儿吧,”晏叔叔给他倒了一丁点儿,“舔几口。”

“嗯。”初一笑了笑。

除了过年时去亲戚家,去同学或者朋友家里吃饭的记忆,他基本没有。

而一起在厨房里忙活,再一起坐到桌子前,边吃边聊,这种经历更是完全没有过,初一咬了一口披萨,觉得非常舒服。

“你家是住附近吗?”晏叔叔问。

“嗯,”初一点点头,“再往,往前,路南。”

“那我今天出去转悠还路过那边了,”晏叔叔笑了笑,想起什么似的用胳膊碰了碰晏航,“就今天中午我回来的时候,在那边看到个光膀子跟人吵架的老太太,非常彪悍,我热闹都没好意思看。”

“啊?”晏航愣了。

初一拿着披萨的手抖了一下。

往脚踝上系的时候,初一又小声解释:“眼儿太,太小,皮绳儿和编,编的绳,子穿,不过去。”

“这个就行。”晏航说。

“主,要是我也不,不会编。”初一说。

晏航笑了起来:“知道了。”

这颗小石子儿还挺酷的,造型简单大方,颜色简洁干净,系到脚踝上还挺有范儿的。

“其实你审美比你平时展现出来的要强点儿。”晏航抬了抬腿,冲他展示了一下脚踝。

“土,土狗的审,美,”初一笑了笑,伸手在他脚踝上握了一下,“好看。”

“有我的吗?”老爸在前头听着,这会儿回过头问了一句,“小土狗。”

“有好,多呢,”初一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给你看,照片你挑,挑一个。”

“好。”老爸点了点头。

初一拿出了手机,按了一下,然后三个人一块儿看着黑色的屏幕。

晏航感觉这手机大概是刚才被梁兵摔过,已经不太行了,亮屏的时间比平时要漫长得多。
三级片在线观看,三级片在线播放网站地图html